【河长制】北京,给每条河流许下了一个“清澈的承诺”

来源:北京市水务局网站时间: 2017年03月30日

  

  北京作为特大型城市,

  不可避免地遭遇“大城市病”中的水问题。

  

  但如今,

  一纸文件使全市425条河流所经之处,

  有了406位河长守护。

  并且,

  北京市长蔡奇更领衔落实河长制,

  成为总牵头人。

  那河长制在北京实施的9个月内效果如何呢?

  

  从河道河岸顽疾重重

  到找寻源头治理“金钥匙”

  从市区镇三级河长

  到下探至村级建立四级河长管理体系

  从“三清三查三治”

  到加担子、压责任的“三清三查三治三管”

  北京不断探索实践

  逐步推出河长制“加强版”

  确保每一条河流真正得到长效治理

  源头治理属地管理 牵住“牛鼻子”破症结

  城市快速发展、人口急剧增长和功能过度聚集,造成北京市内河湖污染问题日益突出,虽然河湖管理部门做了大量治理工作,但河道内偷倒垃圾、私排污水的问题屡禁不止。

  北京市水务局局长金树东道破症结所在:

  河湖水环境污染表象在河里,根源却在岸。水务部门能管河里,管不了岸上,只有改革创新现有管理体制,才能真正实现源头治理。

  源头治理成为实现水环境质量大幅度提高的唯一途径。 河长制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,实现河道里和河岸上责任统一,最终达到源头治理的目的。

  在北京功德寺桥下的北旱河河边,两岸每隔几百米就立着一块“河长制”。海淀区海淀镇镇长苏建华就是这条河的河长。

  

   海淀区“河长制”公示牌

  20151月起,海淀区成了北京“尝鲜”河长制的试点区。苏建华说:“当河长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以前对于河道治理只是配合,而现在变成了‘主攻’手。”

  优势立显

  属地政府“一把手”任河长,既管水又管岸。水务、环保、城管、园林、市政市容、交通等相关部门,全部拧成一股绳,都对河流负责,都把水质放在心上,反应的链条缩短了,污染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。

  在黑山扈排水沟两岸,曾经有一排小企业、小饭店,污水源源不断排入河道。水务部门多方协调,因产权关系复杂,努力多次都没能截住污水。在河长的统筹协调下,河道两侧各修建了1公里的污水收集管线,直排污水全部纳入管线。

  现在北京已规划好路线图,今年年底前消除污水直排入河,明年年底前全市基本实现污水收集处理设施全覆盖。

  任务下达机制保障 层层考核问责保长效

  

   北京推进“河长制”大事记

  《北京市实行河湖生态环境管理“河长制”工作方案》明确了市、区、街乡三级河长体系及巡查、例会、考核工作机制,有效落实河湖管理“三清三查”管理责任。

  今年3月,北京对河长的巡查职责作出明确规定:乡镇级河长每月巡查一次,区级河长每季度巡查一次,市级河长每半年巡查一次。

  延庆区河长制水管体系终端的一员,千家店镇六道河村水管员焦万广说:“自从实施河长制以来,村里给水管员们都划定了责任区,我所在的责任区河道长5公里,每天都要巡视一遍。”在巡视过程中,他还要负责河道漂浮物和垃圾的打捞与捡拾,同时监督制止挖沙、取沙违法行为与倾倒建筑垃圾等不良行为。

  河长苏建华用两周摸清了所管辖的北旱河、万泉河、北长河、黑山扈排洪渠家底儿。

  河长干得好不好 考核定

  北京建立了全市河湖生态环境检查通报制度,改抽查为普查。全市88座水库、4256414公里河道全部纳入检查范围,由第三方机构每月对2319个点位进行检查,建立问题台账。

  两个月一次,在全区公示的考核结果排名成为各级河长的隐性角力场。2015年第一季度,海淀镇曾排名倒数第一。而目前,海淀镇排名已稳居全区前三。王洪魁记忆犹新,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60多人清理了1000多车的淤泥,才慢慢实现了名次排位的逆袭。

  上游若治污不力,缴补偿金

  不仅河道水库治理效果考核,北京还在区与区交界处河道设置水质监测断面,考核水质指标。当跨界断面污染物超过断面考核标准,上游区政府需要缴纳跨界断面补偿金。上游来水出境时每变差1个水质功能类别,都要按照每断面每30万元的标准补偿下游区。

  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潘安君如是说:

  让产生污染并治理不力的上游区对下游区给予经济补偿,避免了以往‘以邻为壑’的局面,激发了各区治污的积极性,形成了上下游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,对推动水环境的治理能力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说说“小目标”

  北京将在推行河长制道路上持续加码,探索升级,并定下这样的“小目标”:

  今年年底消除全市建成区、城市副中心及上游地区黑臭水体,2018年年底基本消除全市黑臭水体。

  这是摆在406名河长面前的一张答卷,

  也是美丽北京给每条河流一个清澈的承诺